科学技术

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动力

2020-02-01 08:14

 

  新时代具有许多新的内涵和特点,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制度建设分量更重,更多面对的是深层次体制机制问题,对顶层设计的要求更高,对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要求更强,相应地建章立制、构建体系的任务更重。

  我国社会主义实践后半程的主要历史任务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为人民幸福安康、为社会和谐稳定、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一整套更完备、更稳定、更管用的制度体系。

  新时代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根本动力仍然是全面深化。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央关于和完善中国特色、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指出,推进全面深化,既要保持中国特色和国家治理体系的稳定性和延续性,又要抓紧制定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急需的制度、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新期待必备的制度,推动中国特色不断完善和发展、永葆生机活力。

  《决定》指出,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多方面的显著优势,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创新、与时俱进,善于完善、发展,使社会始终充满生机活力的显著优势”。长期保持并不断增强这些优势,是我们在新时代和完善中国特色、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努力方向。

  是党和人民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是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在的历程中,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划时代的,了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历史新时期;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是划时代的,了全面深化、系统整体设计推进的新时代,开创了我国的新局面。经过努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成效显著,主要领域基础性制度体系基本形成,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打下了基础。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系统集成了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全面深化的理论、制度、实践,对新时代全面深化勾勒出更加清晰的顶层设计,和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历史逻辑一脉相承、理论逻辑相互支撑、实践逻辑环环相扣,目标指向一以贯之,重大部署接续递进。相比过去,新时代具有许多新的内涵和特点,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制度建设分量更重,更多面对的是深层次体制机制问题,对顶层设计的要求更高,对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要求更强,相应地建章立制、构建体系的任务更重。

  新时代谋划全面深化,必须以和完善中国特色、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主轴,深刻把握我国发展要求和时代潮流,把制度建设和治理能力建设摆到更加突出的,继续深化各领域各方面体制机制,推动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我们要创新、与时俱进,善于完善、发展,进一步解放思想,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进一步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全面深化。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和完善中国特色、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目标是,到我们党成立一百年时,在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上取得明显成效;到二〇三五年,各方面制度更加完善,基本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使中国特色更加巩固、优越性充分展现。

  从新时期到跨入新世纪,从站上新起点到进入新时代,我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大胆地试、勇敢地改,干出了一片新天地。从实行家庭联产承包、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取消农业税,到农村承包地“三权”分置、打赢脱贫攻坚战、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再到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作用;从以经济体制为主,到全面深化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体制和党的建设制度等,一系列重大扎实推进,各项便民、惠民、利民举措持续实施,使成为当代中国最显著的特征。

  中国要前进,就要全面深化。除了全面深化,别无他途。当前,我国发展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从经济方面看,可以概括为加快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带来新机遇、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带来新机遇、深化带来新机遇、加快绿色发展带来新机遇、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带来新机遇等5个方面。与此同时,随着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遇到的阻力越来越大,面对的暗礁、潜流、漩涡越来越多。容易的、皆大欢喜的已经完成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我们要全面用好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将全面深化进行到底,坚定朝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个宏伟目标不断前进。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国家制度和制度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国家治理体系是在党领导下管理国家的制度体系,包括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等各领域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安排,是一整套紧密相连、相互协调的国家制度。国家治理能力则是运用国家制度管理社会各方面事务的能力,包括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军等各个方面。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有机整体,两者相辅相成,有了好的国家治理体系才能提高国家治理能力,提高国家治理能力才能充分发挥国家治理体系的效能。《决定》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全局和长远出发,准确把握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演进方向和规律,深刻回答了“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这个重大问题,既阐明了必须牢牢的重大制度和原则,又部署了推进制度建设的重大任务和举措,体现了总结历史和面向未来的统一、保持定力和创新的统一、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的统一。

  制度是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问题。从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看,我国社会主义实践前半程的主要历史任务是建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并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现在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我国社会主义实践后半程的主要历史任务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为人民幸福安康、为社会和谐稳定、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一整套更完备、更稳定、更管用的制度体系。这项工程极为宏大,零敲碎打调整不行,碎片化修补也不行,必须是全面的系统的和改进,是各领域和改进的联动和集成。

  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全面深化的总目标。改什么、怎么改,必须以是否符合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目标为根本尺度。该改的、能改的,我们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我们不改,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性错误。必须充分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不,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不,党的领导不,确保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必须把促进社会公平、增进人民福祉作为一面镜子,审视我们各方面体制机制和政策。哪里有不符合社会公平的问题,哪里就需要;哪个领域、哪个环节问题突出,哪个领域、哪个环节就是的重点。

  全面深化是一个涉及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的复杂系统工程,需要统筹谋划各个方面、各个层次、各个要素,注重推动各项相互促进、良性互动、协同配合。我们要适应国家现代化总进程,从各个领域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既不适应实践发展要求的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又不断构建新的体制机制、法律法规,使各方面制度更加科学、更加完善,实现党、国家、社会各项事务治理制、规范化、程序化。更加注重治理能力建设,增强按制度办事、依事意识,善于运用制度和法律治理国家,提高党科学执政、执政、依法执政水平。进一步增强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把握不同的特点性质,出台方案、健全机制、推进落实一起抓,通过固根基、扬优势、补短板、强弱项,把制度优势更好为治理效能。既要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相衔接,统筹顶层设计和分层对接,统筹制度和制度运行;又要明确各项制度必须和巩固的根本点、完善和发展的方向,落实好制度建设的各项任务和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