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

揭开呼吸链超级复合物的“庐山线年市科学技术

2019-11-30 09:24

 

  杨茂君教授很满意自己的微信头像,作为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做线粒体呼吸链研究十余年,他把一张满是中国元素“飞龙”的图片做成头像,图画中奔腾的“二龙”:一条是年画中威武的“中国龙”,另一条“龙”由呼吸链中蛋白质机器的三维图“幻化”而成。

  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杨茂君表示,这张图是发表在国际期刊《细胞》网站首页的照片,它代表着所在团队在生命科学领域取得的一项突破性。

  呼吸,是生命的体征和原动力,人无时无刻不在呼吸,呼吸作用主要由位于线粒体内膜上的呼吸链超级复合物完成,对线粒体呼吸链的研究一直都是生命科学领域的热点之一。1978年Peter D.Mitchell因提出线粒体呼吸链的化学渗透,1997年John E.Walker因阐明三磷酸腺苷(ATP)合成酶的三维结构获得诺贝尔化学;日前,William G.Kaelin等科学家因发现了氧气通(生命体对缺氧和富氧做出不同反应的机制)获得了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

  早在2008年刚回国组建实验室时,杨茂君教授就认定了线粒体呼吸链这个研究方向。当时,处于呼吸链上游的超级复合物的结构及功能的研究,在我国还相对比较落后,面对这块难啃的“骨头”,他偶尔也会感叹“前漫漫”。

  经过十年如一日的潜心研究,杨茂君团队在这条探索之上终于取得了一系列:攻克了哺乳动物线粒体呼吸链超级复合物的原子分辨率结构这一难题;首次从体外培养的人源细胞中分离、纯化出高纯度的呼吸链蛋白复合物,并且首次发现并解析了人源超超级复合物I2III2IV2的高分辨率三维结构。相关研究“线粒体呼吸链蛋白的结构与功能研究”获得了2018年度市科学技术二等。

  线粒体是细胞进行有氧呼吸的主要场所,是细胞的“动力车间”,细胞生命活动所需的能量,大约95%来自线粒体。线粒体里面有一层褶皱很多的内膜,内膜上有生产能量的“机器”——蛋白质,这些蛋白质在内膜上完成氧气、电子、质子等物质的“搬运”“安装”等工作,这条产生能量的“流水线”被称为呼吸链。杨茂君教授团队所做的,正是将这些“机器”的“配件”一点点拆解开来,并为其画出精细的结构。

  想要研究呼吸链超级复合物的功能,首先要能够看清它的“模样”。前人的研究表明,呼吸作用由位于线种呼吸链蛋白复合物分步完成。这四种蛋白复合物分别为复合物I(NADH脱氢酶)、复合物II(琥珀酸脱氢酶)、复合物III(细胞色素c还原酶)和复合物IV(细胞色素c氧化酶)。

  “复合物并不是单独存在,而是以不同的形式组合形成超级复合物,由于目前很多复杂的大物质难以获得晶体,X射线晶体学成像便无法获得其高分辨率结构,因此需要借助最新科技——冷冻电镜技术来帮忙。”杨茂君教授说道,“通过筛选、添加大量活性小化合物,我们开发并优化了蛋白纯化新方法,最终获得了结构稳定、均一性好、纯度较高的猪源线粒体超级复合物,借助单颗粒冷冻电镜技术,解析了超级复合物的结构,整体分辨率达到3.6到4.0埃,可以观测到蛋白质亚基之间复杂而细致的相互作用,并利用此方法获得了人源呼吸链超超级复合物(I2III2IV2,由2个复合物I、1个复合物III的二聚体、2个复合物IV和2个细胞色素c蛋白组成)的高分辨率三维结构。”这是当时世界上所解析的最大、也是最复杂的膜蛋白超级复合物结构,为人类深入理解哺乳动物呼吸链复合物的组织形式、机理以及治疗细胞呼吸相关的疾病提供了重要的结构基础。相关研究已发表在国际期刊《自然》《细胞》上。

  基于获得的高分辨率结构,杨茂君教授提出了全新的电子传递机制,新提出的电子传递模型考虑到了超级复合物的存在形式,整个过程中不会产生超氧基,并且具有更高的电子传递效率,从能量转换的角度来说对能量的利用更加高效,从结构上考虑也更加合理。目前,这一理论还处于假设阶段,需要后续更加精细的生物化学实验对其加以验证。

  如何利用解析出的蛋白质结构研发靶向药物,治疗呼吸链异常引起的疾病,让科学研究为人类的健康服务也是目前研究的重点。杨茂君教授告诉记者:“由于II型复合物I只存在于低等生物中,所以它被认为是一种很好的对抗病原体的性靶标。例如,疟疾是受到全球关注的重要公共卫生问题之一,通过筛选,科学家发现存在两种化合物可以与靶蛋白共结晶,而且对细胞毒性较低。其与青蒿素有协同抗疟疾作用,因此具有与青蒿素联合用药发展新的疟疾治疗方法的潜能。该工作为抗疟疾药物研发提供了重要信息,依据该信息的抗疟疾药物也正在研发之中。”

  认真观察、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是获得原创性突破的“三宝”。论文发表后,杨茂君教授时常端详这组复合物,复合物I、III、IV像乐高玩具的组件一样被拼插在一起。

  “我发现这里空着。”杨茂君教授一边指一边对记者说,复合物III伸出一只“手臂”,“经过亿万年的进化,生物体不可能让另一边这样浪费着,肯定还有没被发现的结构”。

  杨茂君教授富有创意地用“中国龙”图案来代替未被揭秘的对称面,这正是发表在《细胞》上的论文配图的由来。

  “对称才是美的,伸出的这边很可能结合着其他的复合物。”杨茂君教授决定重新纯化复合物IV,“拿到密度图之后,我仔细分析了各个亚基的情况,结果发现13个亚基都吻合匹配,只是在原来认为结合另一个复合物IV形成二聚体的界面上出现一团‘不明物体’。通过建立模型,进行匹配,发现那团‘不明物体’是亚基NDUFA4。在以往纯化复合物IV时,亚基NDUFA4由于超强去垢剂的加入而无法稳定结合。”

  至此,复合物IV的谜底终于被揭开。“正确的蛋白质结构,能够让我们更加清晰地了解电子传递的径。在复合物IV的反应中心,氧气生成了水,同时另一部分质子(H+)被直接泵入线粒体膜间隙中留作他用。”杨茂君说,“在漫长的研究过程中,我们每天面对的不是成功的喜悦,而是各种失败,但正是在失败的基础上逐渐发现的过程,才最让人兴奋。”

  “人类线粒体呼吸链系统异常会导致多种疾病,例如,阿尔茨海默综合征、帕金森综合征、多发性硬化等,我们的研究为这些疾病提供了一种治疗的可能性,希望我们的研究最终能够成治病救人的药物。”杨茂君教授对记者说道,越深入地了解蛋白质的精细结构,越能够参透生命体的运转。“通过研究,我们可以明确知道哪个原子出了问题,并设计药物有的放矢地干预疾病,以达到治疗效果。”

  研究团队目前正在对已经上市的1400多种药物进行分析,发现有56种药物的作用靶点在呼吸链上。

  “例如,呋塞米能促进细胞呼吸,提高氧气利用效率,是目前最有效的抗高原反应药物,其作用靶点正是在呼吸链上。病人在服用有些药物后会产生心悸、无力等副作用,这些发现可以帮助科学家改进药物,以消减其副作用。”杨茂君教授表示。

  在杨茂君教授内心深处,有一个终极梦想:通过科学研究,实现人体温度的调控,以延长人的寿命。“假如某人患上医学领域某种目前还不能被治愈的疾病,可以选择把他的体温降下来,维持基础代谢,让他进入睡眠状态。过20年,这个病能治了,再让他苏醒,接受更好的治疗。”他对记者说道。

  之所以有这样的终极梦想,杨茂君教授表示,并不是天马行空,人体体温热量主要来源于线粒体,实现这个梦想的突破口就在线粒体的研究上。

  呼吸是机体最基本的生命活动,最为平常却又十分神秘,揭开呼吸链超级复合物的“庐山真面目”,探索自身生命活动的规律,是人类医药健康发展历史上一个的话题。

  实验室成立于大学生命学院,实验室成立初期主要的研究手段是X射线晶体学。从一开始杨茂君教授就将对于线粒体呼吸链的研究作为实验室的主攻方向之一,着力于从对呼吸链蛋白复合物的修饰角度来开发治疗疟疾的药物。

  实验室在国际期刊《自然》上发表了成立以来的第一篇高水平学术论文,首次解析了酵母中II型NADH脱氢酶的高分辨率结构并验证了其中的电子传递机制。

  实验室通过与大学相关实验室的合作,成功使用冷冻电镜方析了首个机械力离子通道蛋白复合物(Piezol1)的结构,标志着实验室转型成功,掌握了冷冻电镜技术。相关发表在国际期刊《自然》上。

  实验室在掌握了冷冻电镜技术之后,结合以往蛋白质纯化的经验,很快就获得了呼吸链超级复合物的高质量冷冻样品,并解析了国际上首个完整的哺乳动物(猪源)呼吸链超级复合物的高分辨率三维结构,相关研究于2016年发表在国际期刊《自然》和《细胞》上。

  在解析了猪源超级复合物的结构之后,实验室又致力于攻克人源呼吸链超级复合物的三维结构,这对于治疗线粒体相关的代谢疾病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实验室还验证了超超级复合物的概念,首次获得了这一最高组织形式的呼吸链复合物的三维结构。相关的研究发表在国际期刊《细胞》上。

  随着呼吸链蛋白复合物纯化手段的愈加成熟,实验室又成功制备了ATP合成酶的冷冻样品。与以往的ATP合成酶不同,得到的是处于状态下的ATP合成酶四聚体。这是首次捕获各单体之间相互状态下的ATP合成酶,对于理解体内合成ATP的调节机制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相关的研究发表在国际期刊《科学》上。

  英国研究人员首次在位于恒星宜居带内的一颗系外的大气中,探测到了水汽,且其50%的...[详细]

  自己的“人脸”等生物学信息掌握在别人手上,有的商家甚至对消费者的人脸信息深入分析...[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