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新闻

这一幕让全国!刚刚上海警方通报虐童事件最新

2020-01-28 09:03

 

  近日,上海“携程亲子园涉嫌幼儿“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引发关注。截至目前,各方最新——

  今天上午,上海长宁警方发布消息称,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3名涉事人因涉嫌被监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

  另一段视频显示,女子在给孩子穿衣服,不知为何给孩子食用了不明物品,随后孩子开始哭泣,女子也不管。有家长指出不明物品是芥末。

  其中有个孩子昏昏欲睡的样子被女子看到了,上去冲着孩子头就是一巴掌,还把疑似芥末的东西往孩子嘴里塞,孩子一边哭一边往后退,大概是被辣到了,后来手就一直捂着嘴巴。

  看到后,的家长8日找到园方,与园方负责人和涉事人员进行了对质。涉事的女子道歉,并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对涉事的相关人员,携程要求园方予以严肃处理,携程在7日已报警。目前,携程已与涉事人员解除合同。

  网络上有传“最先此事的员工已遭到”,携程集团党委、副总裁施琦表示:“这是不可能的,携程是一个规范的单位,员工离职也有一个过程,不是说就的。”

  上海长宁区教育局8日回应,此事他们已经知晓,但该托幼所未在教育部门备案,不属于正规的教育机构,而是携程内部职工子女的托管点,工作由妇联来指导,如果有师资培训的需求,教育部门才会协助。

  上海市长宁区教委党办主任邓丹萍称,携程亲子园是当地的一个幼儿社区托管点,由当地妇女联合会牵头举办,“这个幼儿园属于幼儿托管点,并不是教委这边颁发许可证的”。

  9日,上海市妇联回应了“携程亲子园事件”:上海市妇联一直致力于切实妇女儿童权益,对于这起儿童的恶劣事件,上海市妇联表示强烈,并密切关注此事后续进展。

  1、处理相关人员。园方已对当事人及相关人员进行了事件核实,了包括园长在内的4位相关人员。

  3、加强园方管理。事件发生后,园方已对所有在园人员加强师德、安全意识教育,敲响警钟,引以为戒,严格杜绝此类事件,9日起该亲子园停业整顿。

  携程亲子园是携程开办的企业内部托育点,委托《现代家庭》社读者服务部(为了孩子学苑)日常运营管理,自2016年春节后正式运营。

  上海市妇联表示,作为主管部门,上海市妇联将对《现代家庭》社严肃处理,对直属事业单位加强管理,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答:我们是为了满足携程员工三岁以前子女的就托问题,应该说六岁以前、读幼儿园以前我们都是可以满足,到目前为止是五个班,一百多名宝宝。

  为了这个办学资质,实际上也是和之间进行了很多沟通,也拿到了资质的证书,当然学院对于老师的上岗资格证书这都是一个必须要求。

  虽然我们原来都有,都有视频,但是很多视频来说,没有仔细去看视频的内容。但现在我们的要求是,所有的视频都尽快做到手机上,让家长们实时可以到。

  另外一方面,我们目前,每个班级,我们派一个员工从早上八点半到晚上六点半,在这段时间内实时的。

  今天早上在沟通会里面,虽然老师一直在道歉,但是大家情绪都非常激动,而且老师已经进了执法机构以后,就很多细节方面我们没有问出来。

  我们会进行停业整顿,看如何更好地为大家服务,如果真的没有达到预期,要改变,我们也是在考虑当中,包括换我们的供应商,这都是在操作流程当中。

  答:所有的孩子不管有没有问题,我们现在都进行检查,包括我们公司会给予心理干预,包括一些补偿问题,我们现在都在做方案当中。

  因为我们是委托第三方,我们对第三方的要求是,第三方必须要有资格证书,另外所有的老师他的资格证书我们应该有备案。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发现,实际上,早在上海市总工会推出“职工亲子工作室”以前,上海就已经有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为职工了幼儿寒暑假托管、青少年学生放学后托管的服务。一定程度上来说,“职工亲子工作室”只是一个“新名头”而已,实质还是企事业单位原有的“福利”。

  “职工亲子工作室”一般由企事业单位内的工会、妇联牵头,人事处、人力资源部负责管理。但一个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是,没有哪个企业或事业单位可以有自聘的专门工作人员来直接负责“职工亲子工作室”的运营。

  上海一家事业单位的“职工亲子工作室”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为职工子女提供的晚托班服务,实际上就是把社会上名气较响、管理较规范的晚托机构引入到单位里来,“签下合同,孩子接送,到单位后作业、托管,由这个机构全包。”

  单位腾出一个专门的房间,为晚托班配齐学习生活用品,划分出学习区、娱乐区、休息区、中央活动区等区域,供孩子们使用;服务则由晚托机构来承接。至于这家晚托机构是否具有托管青少年学生的资质,这名负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般都是教育咨询类的公司,也有叫教育科技公司的,你说有没有资质?”

  记者注意到,此前上海市教委曾下大力气清理、整顿不规范的社会办学机构。今年年初,上海多个部门联合摸排发现,目前近7000家各类教育培训机构中,“有证有照”的约占四分之一,“无证无照”的有1300余家,其中500余家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开展学科类和学科延伸类培训的机构,已进入逐步关停阶段。

  “我们是企业,我也想找‘有证有照’的机构来,但我们这块‘肉’太小,人家瞧不上。”上述亲子工作室负责人说,他也曾尝试联系过证照齐全的机构,但这些机构均不提供对外的第三方托管服务。

  一名两新企业创始人告诉记者,自己公司开办的亲子园,曾多次受到地方教育主管部门的“关心”,“让我们干脆成立幼儿园或者托儿所算了,便于监管,但要有证照,太麻烦了。”

  最终,这家企业选择了一家“说不清楚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托管幼儿。为了不出安全事故,他们在亲子园里安装了摄像头,并要求人力资源部门每天时不时去察看情况。

  中国青年报(ID:zqbcyol)综合整理自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王烨捷)、@警民直通车_长宁、新闻坊(ID:stvxwf 编辑 王郁岑 记者 王文川、宣克炅 摄像 沈一卓、朱琳瑄)、上海女性(ID:shanghaifulian)、央视新闻(ID:cctvnewscenter)、法制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