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新闻

金控监管收紧后BigTech们将何处?

2019-12-13 10:46

 

  新金融琅琊榜认为,从征求意见稿来看,金控监管办法整体符合市场预期,短期内不会对蚂蚁金服、腾讯等BigTech的金融业务造成显著影响。此前,从支付、理财到信贷等业务,一系列的强监管措施纷纷落地。

  更重要的是,既然监管套利时代一步去不复返,金融强监管木已成舟,那么有规则一定比没规则强,成文规则一定比不成文规则强。比起没完没了的窗口指导和现场检查,制、常态化的监管是一个更优的情形。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金控监管办法的出台,意味着民营/互联网金控被正式肯定,虽然短期会有整顿和阵痛,长期而言,新兴的金控正规军将登上历史舞台,与老牌金控巨头同台竞技。

  在国外,BigTech并非新词,可以作为人们对科技巨头的统称。近年来随着科技巨头不断涉足金融行业,BigTech演变成了一个特定名词。

  在国内,BigTech第一次被公开报道,始于去年11月17日。在2018全球金融科技()峰会上,央行国际司司长朱隽和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同时就BigTech发表主题。他们认为,BigTech提高了金融体系效率,但也带来了不公平监管和监管套利现象,由此对金融稳定提出了挑战。

  在这份报告中,BigTech特指那些直接涉足金融业务的大型科技公司。该报告的主要观点是,BigTech的诸多竞争优势决定了它们往往会带来垄断,从而影响金融稳定,对此监管部门应当给予更多关注。

  BigTech对市场竞争的影响可能比金融科技公司要大。BigTech往往拥有大规模的用户群体,并且广受认可和信任。在许多情况下,凭借数据优势,以及强大的财务状况和低成本的融资渠道,BigTech可以很快在金融服务领域实现规模化。

  交叉补贴可以让BigTech以较低的利润率运营,并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因此,尽管BigTech短期内会加剧市场竞争,但在某些情况下,长期来看并不一定会让竞争更充分。一个显著的例子是中国的移动支付市场,两家公司占据了整个市场的94%。

  市场参与者对技术的获取可能是不平衡的。BigTech往往同时拥有最新的技术和足够的资金去应用创新,这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竞争优势。

  由于金融科技整体规模比较小,因此其对金融稳定的影响通常被认为是较小的。不过,随着BigTech的深入参与,这种情况可能会迅速改变。

  FSB这份报告基本体现了国际监管界对BigTech的主流看法,由此金控监管办法的诸多也就不难理解了。

  根据《办法》,非金融企业、自然人实质控制两个或两个以上不同类型金融机构,并且达到一定体量就应当设立金控公司;如果体量不够,以宏观审慎监管的名义,央行亦可以要求设立。

  1)实质控制。《办法》指出,投资方直接或者间接取得被投资方过半数有表决权股份的,即对被投资方形成实质控制。

  按照这条,腾讯和蚂蚁在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的股份占比都是30%,那就不构成实质控制权了吗?

  不一定。按照穿透原则,《办法》列出了五个实质控制的其他情形,概括起来就是:不管通过何种形式,只要实质具有过半表决权或者拥有对被投资方的支配权,就要被认定为实质控制。

  2)金融机构。《办法》列出了五大类金融机构:(一)商业银行(不含村镇银行)、金融租赁公司。(二)信托公司。(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四)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五)人身保险公司、财产保险公司、再保险公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

  还有个其他:(六)金融管理部门认定的其他金融机构。消费金融公司、第三方支付公司、小贷公司(网络小贷)以及基金销售、保险中介这类金融机构,要么属于其他,要么不在认定范畴内,解释权属于央行。

  从总资产的角度,如果实质控制的金融机构含有商业银行,需要总资产不少于5000亿元;如果不含商业银行,需要总资产不少于1000亿元。

  哪怕规模达不到上述要求,央行依然握有主导权“中国人民银行按照宏观审慎监管要求,认为需要设立金融控股公司的”。

  对BigTech而言,如果金融业务情况符合设立金控公司的要求,要么申请金控牌照纳管,要么减持或者退出相关金融机构。

  蚂蚁金服在明面上实质控制了天弘基金和国泰产险,并且天弘基金受托管理资产规模超过1.2万亿元。

  如果纳入不在五大类金融机构范围内的支付宝、蚂蚁小微小贷、蚂蚁商诚小贷等金融牌照,以及很可能被列入实质控制的网商银行,蚂蚁金服的金控特征更加突出。

  但是,腾讯实质控制了财付通、财付通小贷、腾安基金销售、微民保险代理等金融机构。与蚂蚁金服类似,不排除监管部门穿透认定微众银行属于腾讯实质控制。

  基于宏观审慎原则,考虑到财付通(微信支付)的系统重要性,以及微众银行的重大影响力,腾讯很可能需要成立金控公司。

  虽然百度持股百信银行30%股份,但是中信银行持有70%,因此百信银行属于根正苗红的国有控股银行。

  度小满实质控制第三方支付、网络小贷、基金销售、保险经纪等牌照,但其业务规模与影响力与腾讯和蚂蚁差距较大;度小满还持有哈银消费金融公司30%股份。

  整体上,百度/度小满设立金控公司的可能性相对偏小,但是度小满的消费金融业务(助贷业务)会是一个触发宏观审慎条款的重要变量。

  京东和京东数科亦没有实际控制任何一家五大类金融机构。哪怕安联财险改名为京东安联,安联集团依然持股50%,并牢牢掌控着董事会。

  与度小满类似,京东数科实质控制了第三方支付、网络小贷、基金销售、保险经纪等牌照,京东支付和京东白条具有一定的市场影响力。

  所以,京东/京东数科大概率不用设立金控公司,但是支付业务和白条业务同样有可能触发宏观审慎条款。

  哪怕被认定为实质控制,不管苏宁银行还是苏宁消费金融,资产规模都不大;苏宁的其他金融业务,规模同样相对有限。

  在监管机制上,央行依法对金控公司实施监管,审查批准金控公司的设立、变更、终止以及业务范围;银保监会和证监会依法对金控公司所控股金融机构实施监管;财政部负责金控公司财务制度管理。

  这一体制整体类似于美国的伞形监管制度,即由美联储对金控公司进行监管,子公司则按照业务类型分别接受货币监理署、证券交易委员会、州保险厅等的功能监管。

  中国人民银行会同相关部门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对金融控股集团的资本、行为及风险进行全面、持续、穿透监管,防范金融风险跨行业、跨市场传递。

  基于上述原则,《办法》从资本金来源、股权结构、并表管理、风险管理和关联交易等方面进行了。

  《办法》指出,金融控股公司与其所控股机构之间、其所控股机构之间可以共享客户信息、销售团队、信息技术系统、运营后台、营业场所等资源,发挥协同效应。

  与此同时,《办法》要求,在开展业务协同时,金融控股公司、其所控股机构应当依法以合同等形式明确风险承担主体,防止风险责任不清、交叉传染及利益冲突。

  第十一条,金融控股公司的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不得存在以下情形:(三)市场垄断地位或者技术优势开展不正当竞争。

  第四十七条,金融控股公司对所控股金融机构、金融控股集团造成重大风险,并可能影响金融稳定、严重金融秩序、损害利益的,央行可以区别情形,对金融控股公司采取下列处置措施:(七)必要时提请国务院反垄断部门启动反垄断调查,依法作出处理决定。

  这两条放在一起,可以看到监管部门对BigTech凭借技术优势赢者通吃的,乃至将反垄断这一“大杀器”纳入了工具箱。

  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在今年多次公开发声,警示BigTech赢者通吃的风险。他认为,如果用倾销和补贴的办法来抢占市场份额,先实现自己成为“赢者”,然后再把其他的竞争者打掉或兼并掉,这种做导致不公平竞争,有可能造成重大的市场扭曲,事后会造成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