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资讯

行业前瞻|8000亿债权类存量业务消化期仅剩1年直

2019-12-23 11:31

 

  全国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的债权类业务存量仍达8517亿元,争取每半年时间消化1/3,到2020年底全部化解完毕。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多家金交所开始悄然布局金融科技领域,其中,湖南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以下简称 “ 湖南金交中心 ” )股东则直接变更为金融科技类公司,中原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 以下简称 “ 中原金交中心 ”) 也计划成立金融科技控股子公司,金融资产交易所(以下简称 “ 北金所 ”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以下简称 “ 天金所 ” )等 4 家就金交所近期均通过了第二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获得了提供区块链信息服务的 “ 许可证 ” 。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从金交所传统业务来看,并不需要太强调 IP 能力建设,金交所布局金交所布局金融科技,或是为了进行外向型发展,拓展新的业务类型。

  10 月 30 日,湖南金交中心进行了股权变更。湖南财信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财信金科 ” )取代湖南省联合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湖南产交所 ” ),成为控股股东。天眼查显示,财信金科、湖南产交所均为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财信金控 ” )控股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 100% 、 95% 。 财信金科官网介绍称,财信金科是财信金控在金融科技领域的重要布局。记者注意到,近期,除湖南金交中心之外,还有多家金交所也在金融科技方面布局。 顶点软件 (603383.SH) 公布, 2019 年 10 月 14 日,公司与中原金交中心、河南中盾云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资协议书》,由三方共同投资设立河南中原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标的公司注册资本为 1000 万元,实缴 1000 万元。其中,中原金交中心出资 400.00 万元,占注册资本的 40% ;公司出资 300.00 万元,占注册资本的 30% ;中盾云安出资 300.00 万元,占注册资本的 30% 。 天眼查统计数据显示,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以下简称 “ 重金所 ” )在近期,先后申请了 76 项计算机技术相关专利, 49 项软件著作权。今年以来,重金所还中标了多个信息化系统建设项目。最近一个是,今年 10 月份中标的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金融业务管理系统-全国 PPP 综合信息管理二期建设项目。 记者注意到,今年下半年以来,北金所、重金所经营范围均进行了变更,前者增加了经营电信业务、计算机系统服务、数据处理、基础软件服务、应用软件服务等,后者增加了计算机软硬件与服务等。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重金所、北金所、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以下简称“厦金中心”)、天金所均通过了第二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就金融科技方面布局问题,重金所方面回复记者称,目前公司正在转型中,暂不方便接受采访;中原金交中心信息化建设部门人士表示,目前在加强金融科技方面的投入;天金所相关人士亦透露,一直在加大科技研发投入。

  悄然布局金融科技背后,金交所行业的转型已到紧要关头。 此前, 2018 年 11 月份,证监会下发《关于稳妥处置地方交易场所遗留问题和风险的意见》(清整联办【 2018 】 2 号),限定了金交所业务范围限定为依法合规开展金融企业非上市国有产权转让、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不良资产转让、地方金融监管领域的金融产品交易等业务。金交所不得非法从事中央金融监管部门监管的金融业务,涉及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事项的,应取得相应业务牌照;未经批准不得发行、销售(代理销售)、交易中央金融管理部门负责监管的金融产品。另外, 2 号文还要求分类化解存量业务,对于超出范围的交易类业务,应立即停止。 今年 2 月份,证监会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下发了《关于三年攻坚战期间地方交易场所清理整顿有关问题的通知》(清整办函 [2019]35 号)再次重申了 2 号文的业务范围。 关于金交所清整工作,最近的消息是, 2019 年 7 月 18 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 “ 联席会议 ” )第四次会议。会上,联席会议召集人、证监会易会满在指出,截至目前,全国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的债权类业务存量仍达 8517 亿元,涉及约 120 万名个人投资者,规模压降较慢,风险不可忽视。争取每半年时间消化 1/3 ,到 2020 年底全部化解完毕。 近日本报记者采访过程中,北方、华东、东南、西南多家金交所内部人士均表示,已暂停直接融资产品、收益权转让产品的发行;北方、华中地区两家金交所还着重明确,不做外省业务,南方多家金交所明确不做C端业务。至于究竟能做哪些业务,多家金交所表示,资金方确定的通道类直融产品、收益权转让类产品,目前还可以发行。东南某金交所业务人员则表示,不能发行直接融资产品、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产品,但将应收账款作为基础资产直接进行转让的产品则可以备案发行。“这些只是已公开的文件,具体到机构,收到的监管文件至少有七八份。”对于面临的监管形势,西南某金交所业务人员这样描述。

  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认为,金交所向金融科技发展是一种必然趋势。其实,不仅仅是金交所,目前整个金融行业都在寻求向科技转型。 但陈文也表示,从传统业务来看,土地建设项目融资、AMC不良资产包挂牌转让、产权转让等大标项目,并不需要太强调IP能力建设,只需要进行信息展示,一个网站就可以满足。“强调金融科技建设,说明还是想进行外向型发展。”陈文认为,金交所是一个撮合资金端和资产端的对接通道,互联网资管业务近几年被持续整顿,合规成本大幅增加,金交所通过科技做资金端,已经没有发挥空间,所以,目前追求核心竞争力还是需要靠资产端。通过科技去开拓新的资产端,形成优质资产供应能力,应该是金交所的主要目的。 多位业内人士亦提到,当前形势下,金交所布局金融科技,可能是为了拓展新的业务类型。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认为,金交所布局金融科技,主要是为了服务主业,并在此基础上开拓一些新的业务,如开展由地方监管部门监管的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等。“ 金交所在原有的业务嵌入一些金融科技,或可征得监管许可,申请增加经营范围,开展一些业务创新加分。 ” 方颂称。陈文判断,消费金融可能是金交所未来资产端拓展的一个重要的方向。以湖南金交所为例,根据股东财信金科官网信息,其主要业务是通过搭建金融科技平台,精耕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等多种业务场景,为中小微企业、个人消费者、核心企业提供优质的金融服务。目前,财信金科官网列出的主要产品包括政采贷、佣金贷、消费贷、房抵贷产品。 网贷之家研究员张叶霞称,“从目前来看,金交所业务主要转向不良资产处置和PPP项目,如天金所上线首家PPP资产交易平台。”记者注意到,监管方面也确实为金交所发展留下了空间。清整办函 [2019]35 号文首次提到,拟交易的产品不属于中央和地方金融管理部门监督范围的,省级地方金融管理部门应当组织当地中央金融管理部门派出机构进行研究论证,同意的应出具书面意见并抄送联席会议办公室。研究论证后仍对业务定性存疑的,可书面征求联席会议办公室意见。

  “2019(第十一届)卓越竞争力金融峰会”,将于2019年12月17日在香格里拉饭店(市海淀区紫竹院29号)隆重举行。报名请复制粘贴以下链接或长按下方二维码。报名链接:

  中经金融是《中国经营报》旗下专注财经领域新闻的号,内容覆盖银行、保险、信托、期货、券商、基金、交易所等多个金融行业,每天多条原创,旨在为读者提供有价值的内容服务。